opebet滚球马尼拉的“街头霸王”:菲律宾格斗游戏玩家的电竞梦

  菲律宾是个东南亚小国,我们从来不敢想象格斗游戏圈的巨星们会来到这里,可他们今天不但来了,还和我们签名合影——在这里,电竞的玩法跟其他地方不太一样。

  本月10号,第二届马尼拉杯格斗游戏巡回赛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市举行。英国媒体《卫报》在一篇文章中,对马尼拉杯格斗游戏《街头霸王5》的比赛进行了报道,展现了格斗游戏尤其是“街霸”系列在菲律宾的受欢迎程度,同时也提出了菲律宾电竞市场在今后发展所面临的一些挑战和问题。触乐对报道的主要内容进行了编译。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由啤酒、已经干了的汗水、红牛饮料和各种不同牌子的身体喷雾混杂而成的味道。菲律宾空气太潮湿,空调没有多大作用,人们挥舞着从活动赞助商那里拿到的免费纸扇,快速朝着脸上扇风。人Hiroyuki “Eita”Nagata是知名的《街头霸王》职业选手之一,今年他打入了在拉斯维加斯举办的格斗游戏大赛EVO 2016的前8名,不过他现在就在房间里,和粉丝们一起小睡。

  这就是马尼拉杯,菲律宾最重要的格斗游戏巡回赛——在这里,电竞的玩法跟其他地方不太一样。

  毋庸置疑的是,在比赛房间里,每个人都很认真。在全球游戏行业,菲律宾也许是个小国,但菲律宾有相当多的格斗游戏玩家,第二届马尼拉杯已经成为菲律宾格斗游戏玩家的盛会,这次比赛包括《真人快打XL》《苍翼默示录:刻之幻影扩展版》《罪恶装备:启示者》等,但《街头霸王5》在菲律宾最受欢迎,有接近200名玩家报名。

  马尼拉杯是全球卡普空职业巡回赛的一部分,优胜者获得排名积分,而排名最终关系到选手们能否赢得12月卡普空杯(Capcom Cup)的参赛资格。因此,格斗游戏界的很多知名选手都来到了马尼拉,例如来自Evil Geniuses战队的瑞克·奥尔蒂斯(Ricki Ortiz)、贾斯汀·王(Justin Wong)、肯尼斯·布拉德利(Kenneth “K-Brad” Bradley),熊猫TV的曾西杰(Xijie “Dark Jiewa” Zeng)以及红牛的选手Masato “Bonchan” Takahashi。

  与其他电竞比赛不同,马尼拉杯没有特邀参赛选手,也不设预选赛。分组后就要像游戏角色那样,一场一场打下去。比赛采用双淘汰赛制,选手在第一次失败后会进入败者组,如果再次失败就会被淘汰。在这套赛制下,普通选手有可能爆冷击败巨星,但也有可能被实力巨星完虐。不过很多人似乎觉得这无所谓,我的朋友博尼(Boni)告诉我,“被贾斯汀·王暴揍是一种荣幸。”

  我的朋友泰兹(Tzi)和比利(Billy)报名参加了马尼拉杯《街头霸王5》的比赛,这项赛事设有15万菲律宾比索(约合2400英镑,20920元人民币)的冠军奖金。这笔钱与最高可达10万美元的EVO等赛事奖金相比微不足道,但在日均工资最低只有10美元的菲律宾,仍然是一笔可观的收入。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格斗游戏比赛,不过我能做的,仅仅是在精神上支持我的朋友。

  比赛场地设在某个豪华会所的俱乐部里,每个人都要出示证件才能进入。在登记排队时,EG战队的几位成员就站在我们旁边,包括巨星奥尔蒂斯、贾斯汀·王和YouTube著名主播迈克·罗斯(Mike Ross)。一个朋友鼓动我在他们不忙时求合影,虽然英语是我的第一语言,但在这些伟大选手面前我还是有些紧张。原本我有很多话想对他们说——你真棒,我爱你的表演,你是我最喜欢的春丽选手——可最后什么都没说,只是傻站着拍了张照片。

  一个看上去年龄不超过18岁的孩子走到了EG战队旁边,他手里拿着格斗摇杆、笔记本电脑和一块百洁布。他将百洁布递给罗斯,这让他一头雾水。那孩子用手势解释说,那是擦洗工具——不过在游戏圈,这词儿经常被用来形容水平差劲的玩家。这就是菲律宾人的文字游戏,是个恶作剧般的礼物。罗斯笑了。

  兴奋的男孩请求贾斯汀·王、奥尔蒂斯在他的摇杆和笔记本电脑上签名。这对于他和菲律宾的其他格斗游戏玩家来说,很可能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日子之一。菲律宾是个东南亚小国,我们从来不敢想象格斗游戏圈的巨星们会来到这儿,可他们今天不但来了,还和我们签名合影。

  跟在菲律宾举办的绝大多数活动一样,比赛推迟了一个小时才开始。菲律宾人悠闲随,在这里,所有活动似乎都得按照“菲律宾时间”进行。但当各款不同游戏的分组赛开打,现场气氛就变得十分狂热。房间两侧摆放着两排显示器和PS4,Team Spooky在他们的Twicth频道对《街头霸王5》比赛进行了全球直播。

  泰兹的分组赛先进行。在第一场比赛中,泰兹使用的角色隆(Ryu)完败于嘉米(Cammy),他也因此掉入败者组,紧接着连败出局。“这是我的错。”泰兹赛后承认,“我玩《守望先锋》太多了。”比利的表现稍好一些,他虽然在第一战中使用纳什(Nash)输掉比赛,但在败者组他用肯(Ken)赢得一个对手,直到第三战才被淘汰。“我至少送了一个人回家。”比利自豪地说。

  我这两位朋友从来没有幻想过击败超级巨星。与很多菲律宾玩家一样,比利希望与当地和全球的《街头霸王》比试技艺,但泰兹说他只是想重新唤醒身体内沉寂已久的竞技精神。他俩输得很干脆,却不感到沮丧,这反而进一步坚定了他俩明年参加马尼拉杯的决心。

  菲律宾人在观看比赛时喜欢喝彩,他们对此引以为豪。当贾斯汀·王使用神月卡琳(Karin)打出连招时,现场观众都一起模仿卡琳具有标志的笑声,这让评论家们觉得特别有趣。“他们(菲律宾人)不是高兴得发疯,他们一直都很疯!”格斗游戏比赛解说员瑞恩·古铁雷斯(Ryan “Gootecks” Gutierrez)在Twitch直播中说。似乎是为了证明古铁雷斯的说法是对的,当菲律宾选手罗恩·里姆(Ron “Limfiltration” Lim)打比赛时,观众们又掀起了一波喝彩。

  在菲律宾,极客们热衷于讲一些只在小圈子流传的玩笑,并且经常会引用上世纪90年代的流行文化、流行语和时事元素。举个例子来说,“Tapusin”(杀死他)源于漫画《Gost Payter》——该漫画模仿漫画《幽游白书》,是很多菲律宾人的童年记忆。当Don “Don” Gim作为菲律宾选手的“独苗”进入马尼拉杯《街头霸王5》比赛前8名时,现场观众高喊这句口号,声音响遍赛场,以至于古铁雷斯摘掉戴在头上的降噪耳机,试图弄明白我们在喊些什么。这些都是菲律宾格斗游戏玩家的典型特征:喧闹、骄傲而富有激情。

  菲律宾选手进入马尼拉杯前8是件大事。菲律宾因为选美大赛、音乐和大嘴总统闻名,不过格斗游戏没什么名气。极少有菲律宾选手参加国际比赛,瑞恩·拉米雷斯(Ryan “FilipinoChamp” Ramirez)和杰拉德·赫雷拉(Gerald “Filipinoman” Herrera)等菲律华裔美国选手曾说,他们将菲律宾血统视为自己玩家身份中的一部分。

  古铁雷斯在Twitch直播中说,有人问他,如果菲律宾选手希望与贾斯汀·王等国际巨星竞争,他们需要做些什么。古铁雷斯的答案很简单:打更多比赛和旅行。

  像菲律宾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职业选手和战队发展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缺乏资金和赞助。寻求企业赞助没有可行,因为企业之所以赞助职业选手,是为了提高品牌的全球辨识度,但几乎没有任何菲律宾品牌具有国际影响力——即便有,它们也不属于最有可能为职业选手提供赞助的科技或能量饮料品牌。

  由于缺少资金支持,opebet滚球菲律宾职业选手几乎不可能承担到美国、等国家参加重要赛事的旅费。此外有别于许多西方国家,在菲律宾,普通人申请签证尤其是到美国的签证也很困难,原因是使馆官员们担心我们会非法移民,这是菲律宾职业选手追逐梦想的另一个障碍。如果我们不能像职业选手那样获得支持和训练,我们自然无法与他们竞争。

  马尼拉杯《街头霸王5》的决赛在贾斯汀·王与中国台湾选手Bruce “Gamerbee” Hsiang之间进行,贾斯汀·王以月神卡琳的必杀技Ressenha击倒对手Nacalli终结了比赛。现场霎时响起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贾斯汀·王!美国!美国!美国!”在比赛时一向面无表情的贾斯汀·王站起身来,朝着空气击拳,然后与Hsiang握手。而当这位许多玩家童年时的英雄将冠军奖杯举过头顶,现场再度爆发掌声。粉丝们一拥而上,请求贾斯汀·王在自己的格斗摇杆上签名,或者与他们合影。

  当我回到家,已经接近晚上9点。这几天漫长而又辛苦。我在入睡前登陆YouTube,搜索《街头霸王5》的教程视频。经过这届马尼拉杯,我发现我特别喜欢“印度高僧”达尔锡(Dhalsim),我注意到有两个选手选达尔锡打比赛,并且他的移动跟赛斯(Seth,《街头霸王4》的Boss)有些像。达尔锡还让我联想到我在《守望先锋》中使用的主要角色Zenyatta,当然啦,在连续48个小时观看《街头霸王》的比赛后,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根据相关规定,无法对未认证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跟帖评论服务,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