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bet滚球做了电竞赛事运营上班就是打游戏?真实从业者来告诉你

  在电竞行业炙手可热的当下,因为爱打游戏,想进入电竞行业的年轻人不在少数。

  把业余时间都花在玩游戏、看直播的你,是不是也有考虑过能以什么方式进入电竞行业呢?

  你有没有想过在周围都是志同道合的游戏迷,能够随时随地组团打游戏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如果这些人还有把电竞做好,做大做强,走出国门,寻找优秀的电竞选手,培养他们,训练他们,帮助他们为国争光。你是不是觉得终于找到一种方式,能够义正言辞的告诉 那些认为你沉迷游戏的亲朋好友,你的工作是多么有意义?是不是能够让他们和你一起期待,你的事业为国争光的那一天?

  电竞行业除了电竞选手和教练,还有很多职位可以选择,让热爱电竞又不想成为职业电竞选手的游戏迷们能够加入这个行业,出一份自己的力量。

  据36Kr采访报道,入行确实可以在公共空间光明正大打游戏,但是这不是全部,电竞行业也需要从业者付出努力与汗水换来成绩!

  LEO如今的职位是电竞赛事运营,一如所有对电竞行业充满期待的年轻人,他在大学期间看了无数的电竞赛事。每个人都对赛事运营有着自己的见解,但从一个热爱观看赛事的观众到真正进入这行,Leo说,「有天壤之别」。

  他通过做战队管理入了电竞这行。这个职位更合适的称呼,其实是「战队保姆」。

  战队保姆的工作内容琐碎繁复,选手们只关注打比赛,生活方面就不太注意:4点的比赛,选手可能2点还没到,迟到就会影响后续的化妆,化妆时间压缩就影响上镜(比赛时会有摄像速写);场间休息,选手想抽烟,而休息时间只有5分钟,比赛前一分钟还不见人影,Leo就得立马去找。「不少选手年纪比较小,17,18岁,我之前还陪他们上厕所,怕他们在场馆迷路。」

  Leo做了一年的「战队保姆」,锻炼出他多线程处理琐碎事项的能力。而电竞行业的草莽江湖属,更需要他有一颗强大的内心。

  当时一个赛事,制定的规则之一是休息室不能抽烟,如若发现,必须罚款。Leo尽心尽责地去休息室检查,某位俱乐部管理方就不满意了,认为Leo是找茬,「你去数,有几个烟头,我认罚,1根1000块。」当时所有烟头都已经被扔到了垃圾桶里,Leo干脆拿着筷子去一根根地捡。

  Leo说这是极少数发生的案例,但战队管理被俱乐部认为不够专业的情况也时常发生。原因在于每个俱乐部都有自己习惯的战队管理模式,外部合作沟通成本颇高。Leo只能慢慢调整心态,他发现,这不仅仅是一份工作,更好的相处方式是去和俱乐部成为相熟的朋友,多打交道,多磨合。

  在这一过程中,原先本不外向也不善于沟通的Leo渐入佳境,找到了「不做职业选手,同样可以入电竞行业」的入口。

  入职香蕉一年后,Leo升职为赛事经理,与战队经理的工作内容相比,Leo要负责的内容多了不少:赛事活动的组织、执行、开发工作、控制项目的工作进度等;统筹现场执行工作,并且快速解决现场面临的问题。在此期间,他参与过几乎是电竞行业的所有主要赛事:LPL的春季赛总决赛、CFS全球总决赛、守望先锋系列赛等等。

  正规的大型赛事,opebet滚球运营的工作非常复杂。通过做赛事运营,Leo真正体会到电竞台前光鲜亮丽和台下辛苦枯燥之间的反差。

  就像传说中的那样,选手们打几场比赛收入上百上千万。背后付出的代价是,选手可能24小时内有12个小时在打游戏,「实在太苦了。」

  Leo还需要在赛事开始前,替选手做测试:测试客户端的稳定以及的顺畅程度,以保证正式比赛期间不出差错。这一测试,常常是持续8个小时地打游戏,「到最后真的很崩溃,而且那个游戏再也不想玩了。」要知道,在大学的时候,他可是为了打游戏而逃课的人。

  「当时我还是一名直播观众,现在真正入了这行才知道,很多事情真是由不得自己。」他的意思是,除了尽全力在赛前调试,正式比赛时的情况完全验证「人算不如天算」。Leo曾经有过连续3-4天,每天测试10个小时,然而到了比赛现场依然有可能出现非运营方造成的问题。

  这些不确定因素在赛事运营的工作中时不时的出现,Leo把他们统称为,「天灾」—— 比赛期间空调突然坏了,Leo就和同事去旁边的家电城买冷风机,买完冷风机后,突然灵机一动,又跑去水产市场买了十几块1m*1m的冰块,放在现场不起眼的地方,拿风扇去吹冰块,达到散热的效果。

  赛事运营部门的成员由「运营组」、「执行组」和「规则组」组成,每个小组都是平级管理。

  Leo举例,香蕉作为承办方的赛事,只需按照甲方的要求去管理战队,协助他们更好在赛事里有所表现,避免犯错误。这个过程也会相对应的赛事运营的自主,反而在香蕉作为主办的赛事里,有更多执行的空间:「作为主办方我们就会强行规定,俱乐部在提交名单的同时必须确定替补的名字和数量,严格制定转会时间,名单提交完毕,不能改变。」

  这个自主权还有更多体现:Leo作为规则组的成员,在大致框架的基础上,用经验去增加规则的条款数目。比如:竞技时,选手不允许说脏话,哪怕是由于过于亢奋而谩骂,同样不允许;比赛过程中,上厕所也是违规的。如果选手实在没办法,限定两分钟内解决,不回来就算弃权,并在赛后处罚俱乐部。

  这样做的结果可能会牺牲直播的效果,但规则的严格执行,也有利于管理其他的战队。

  另外,在赛事运营的实际过程中,Leo还积累出一个关键能力:反作弊。他给36氪总结了数种作弊方式,

  也就是选手A非战队B的签约选手,但是双方有私下交易,A替战队B打比赛。反作弊的方式是由对方领队给Leo这边开实时监控,照每一个人的脸,核对之前收到的选手资料。

  解说时会提及选手们的技能状态,对于比赛有帮助,裁判必须一直来回的走动以避免选手耳机故意不戴严实。

  Leo也分享了关于做赛事运营的职业进阶情况,总的来说,就是「比别人多付出一点」——当初虽然做战队管理,Leo的工作内容不涉及裁判,但多沟通了解后裁判的工作内容,慢慢就接管裁判;与票务供应商多接洽,慢慢可以管票务;渐渐地,Leo就接管了一个组。

  末了,Leo提及做赛事运营的成就感:项目结束了,当你整个人放来,你坐在那看直播部发的彩蛋和花絮的时候,里面每个画面都和你有关。这个时候就觉得自己挺酷的。

  门槛:专业不限,但至少要对电竞行业有一定了解(比如熟悉每个选手;战队经历是什么,转会情况等);重视临时应变能力和沟通能力

  希望这个故事能给想要入行,对电竞岗位感兴趣的朋友一些帮助,更好的理解这个行业,也对赛事运营这个岗位多一些了解,对电竞行业有一份敬畏之心。

  从事电竞行业并不是玩游戏,她跟别的工作岗位一样,都需要专业知识附加自身努力,而不是玩物丧志,沉迷游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