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bet滚球我在30万人的电竞小镇看了一场没有「观众」的顶级比赛

  原本应该人声鼎沸、车水马龙的卡托维兹,在疫情中「一夜空城」;我从上海出发,亲历最特殊的IEM 2020 Katowice。

  这是一句流传在海外电竞粉丝圈中的老话,足以说明这座城市在电竞人心中的地位。

  卡托维兹(Katowice),波兰的第10大城市,拥有30万人口,算其规模可能在欧洲都没法排上名号。曾经,煤炭和钢铁工业是这座城市的标志,但随着工业革新和需求升级,重工业对这座城市的影响力逐渐没落,承其辉煌的则是一项新兴的体育运动——电子竞技。

  卡托维兹的辉煌与IEM英特尔极限大师赛有着分不开的关系。2013年1月17日,这座小城第一次举办IEM,就吸引了大约1万多名电竞爱好者顶着冬日的严寒来到卡托维兹,这份「突如其来的热情」当地政府开始意识到这项新兴体育的影响力之所在。

  在此之后,卡托维兹政府和英特尔达成了合作,IEM每年都会在这里留下一站。

  一晃七年光景过去,据统计这两年因IEM而来到这座波兰小城的游客每年平均达到了17万人次。这个数字不仅相比当年翻了十多倍,更是超过了这座城市总人口的一半,这意味着电竞为卡托维兹的经济发展赋予了新的方向。

  伴随着赛事的火热,每年聚集上万人观赛的「飞碟场馆」(本名Spodek体育馆)逐渐成为了电竞爱好者的朝圣之地,「卡托维兹——欧洲电竞中心」的名号开始在粉丝中流传了起来。

  2020年2月24日至3月2日,IEM – ESL Pro Tour 「CS:GO Masters Championship」在卡托维兹「飞碟场馆」举行,这项赛事对非《CS:GO》粉丝来说名字会有点陌生,简单来说就是《CS:GO》里的S级赛事,今年国内的TyLoo战队也前往现场参加比赛。

  我叫黑皮肤姑娘,是Bayes Esports Solutions GmbH的亚洲区负责人,也是5eplay的记者。Bayes是ESL和拳头游戏的赛事数据合作伙伴,是SportRadar旗下的专业电竞数据服务商;5eplay是亚洲最专业的《CS:GO》媒体之一。

  由于我的两重身份和IEM《CS:GO》的交集很多,因此这三年都会因为这项赛事而前往卡托维兹,也是这座城市在成就「欧洲电竞中心」之路上的见证者。

  1月21日,也就是武汉封城前两天,我心怀忐忑地向德国驻广州领事馆提交了签证申请,故事从这里正式开始。

  从申请日开始,由于国内疫情肆虐,手机上陆续出现了各国国人入境的提示消息,加上横跨春节假期的关系,签证办理进度一直袅无音讯,就连签证处的复工时间也是一拖再拖,紧张的情绪与日俱增——「该不会没法儿去了吧?!」。

  2月13日,国内的VG战队便是因为疫情期间无法出签的关系,才无法前往参加比赛,让TyLoo顶替参加。

  2月17日,德国领事馆复工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一条喜讯到来冲淡了之前的焦虑。由于疫情的影响,许多国家面向国人签发的旅游签证已经采取了措施,而我的签证申请是商务签证,而且配备了德国公司Bayes出具的商务邀请函,才得以成功压哨出签。

  然而,没想到压哨到来的签证仅仅只是本次Katowice困难之行的「开胃菜」,由于2月中旬开始,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开始在欧洲大陆传播了起来,早先欧洲航空公司们已经大量取消了中欧国际航班,而且本次旅行需要抵达的首站地柏林并非是重要航站节点,这导致了机票预订困难倍增。

  2月23日,经过了大量的搜索和确定工作后,我定下了上海-莫斯科-柏林的俄航中转机票,踏上了前往欧洲的旅程。同一时间,疫情在意大利大规模传播,大型聚集活动比如足球联赛被空场或叫停,但由于欧洲各国间没有明确的国境线和关卡,这样的「低级别」防御还是让整个欧洲难以安定。

  前往莫斯科的飞机上,戴着口罩的我彻夜难眠,充满着对于疫情未知的紧张情绪。航班飞抵抵达莫斯科后,由于是从中国飞来的航班,全机受到了最高规格的医学检查——一群身着厚厚白色防护服、全副武装的医护人员登机,对航班上所有乘客一个一个测体温、询问、做检查,虽然耽误了大量时间,不过所幸的是全机没有被当场查出有症状的乘客,得以全体通过下机。

  比起全副武装检查的第一段航班,真正惊恐的是莫斯科-柏林的第二段航班,相比于国人对疫情的万全准备,欧洲人对新冠肺炎的准备,令人感到无比担忧——全机出了我等少数几人外,其他人均没有佩戴口罩,而且在落地柏林后,没有被要求做医学检查…

  相比国内这样的防范意识,也给日后的行程埋下了更多阴影。欧洲境内的疫情传播一天比一天恶化,25日在柏林的我早上打开手机,收到了同事发来的斯图加特周边城市有人查出被感染的消息,而当天还有狂欢节这样的大型聚集活动,德国存在疫情进一步高速传播的可能。

  可这还不是那天最坏的消息,由于欧洲多国病毒开始传播的消息发布,疫情带来的紧张情绪在民众间加速蔓延。没过多久,Airbnb给我弹出一条消息,表示在卡托维兹预定的住宿被取消并退款,理由是房东表示从现在开始不接受从疫情发生地过来的旅客。

  第二天就要前往卡托维兹时间紧急,幸运的是公司帮我重新预定了住宿,在这期间我也收到了赛事方的告知——由于疫情紧急,需要到访人员配合他们及当地政府配合全面的防疫检查工作,包括全面严格的体验和名单信息收录,否则有可能会被拒绝入场。

  当然,配合防疫工作是一定的,但现在ESL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会不会影响比赛的观众观赛呢?国内已经取消了大型聚集活动,大量电竞赛事也纷纷取消线下观赛,因此这样的疑虑也油然而生。

  在和ESL对完前往卡托维兹的航班和住宿信息后,26日我忐忑地踏上了前往波兰的旅程,期间ESL的工作人员一直和我保持联系,他们会按照我预计的到达时间安排医疗队在我入住的酒店等我。

  26日下午3点30左右,我到达了下榻酒店,相比于其他地方对于疫情防备的轻视,卡托维兹和ESL可谓是做足了准备——酒店大堂已经有两个身着专业装备的医护人员等着我了。他们给我进行了医学检查和询问,通过之后医护人员给我开了一个检查报告,显示没有任何症状。opebet滚球

  当时给我检查的医护人员告诉我,ESL已经把需要接受检查的名单提交给了当地的卫生部门,而且在场馆内也安排了类似的医疗小队进行检查及应急处理。这句话暗示了我,当地卫生部门已经要求对比赛参与人员进行医学检查,这很有可能意味着赛事方已经开始思考减少入场人数、甚至是比赛空场进行的可能。

  2月27日,卡托维兹大雪纷飞,寒冷的天气也映衬着疫情带来的威慑力——尽管波兰在欧洲疫情中的情况目前还非常良好,没有确诊病例的出现,但新冠肺炎的可怕传染力已经让身处欧洲电竞中心的卫生部门和当局高度戒备。

  晚上20点30分左右,我的担忧被证实,ESL宣布了当地政府的通知,大意是为了当地居民和生活活动的安全,卡托维兹将取消大型聚集活动的批准。因此从2月28日开始的IEM 淘汰赛阶段的比赛,观众们不被允许入场,我所在的媒体和商务伙伴分类,是否可以入场需要等进一步的通知。

  当时我在场馆的媒体区内,大部分媒体听到这个消息都非常震惊,甚至在相关的社媒评论上还有粉丝指责ESL取消IEM卡托维兹观众观赛是大惊小怪、反应过度,引发了大量的热议讨论,激进者矛头直指ESL。

  站在观众角度而言,这个等级的比赛尤为珍贵,每年一聚卡托维兹的习惯也已经养成,千里朝圣却被入场很是委屈,况且当地也没有确诊病例。对ESL和卡托维兹方面来说,做出这样的选择也是极其艰难的,医学检查的开销、票务和办赛收入损失、「欧洲电竞中心」口碑和旅游业损失……

  但经历过国内疫情防控的我们知道,在疫情之下,谨慎永远是最正确的选择——放弃眼前诱人的经济收益,甚至花出更多成本去保障观众和从业者身体健康,是出于更长远的品牌口碑考虑。而且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和当地政府沟通一致,高效的完成空场比赛和严格医学检查,本身也是保障粉丝线上观赛、把损失减到最小的做法,体现了ESL作为欧洲老牌赛事公司的超强执行能力。

  ESL副总裁Michal Blicharz在比赛中场期间,到直播间宣布了这一个消息。当时我在媒体区收看到了直播,Michal Blicharz在画面中非常伤心,给观众们说了声抱歉,语气中几乎都带着哭腔:

  大意是「ESL一直都在和当地的政府部门沟通,但是出于防疫的角度还是得遵循当地政府作出的决定。目前ESL已经宣布将会给买票的观众安排退票,如果买的票里面包含了纪念品,那么ESL会把这些纪念品发给买票的粉丝,并且邮费由ESL承担。」

  2月28日,原本应该人山人海、加油声呼喊声鼎沸的卡托维兹「飞碟场馆」,几乎一夜空城。

  在往年的比赛中,体育馆外广场上会聚集大量的观众或游人,好客的当地居民也会在广场上摆起小吃摊,官方销售赛事或战队周边的商城也会挤满热情的粉丝;而如今游人尽散,只有零零星星、或许是之前没有收到公告的粉丝,脸上流露着失望的表情,商业层面上小吃摊尽散,官方周边商城也打起了全场75折,似乎是想要尽快清空库存以减少损失。

  萧条的情况还同样出现在了赛场内,作为赛事联动活动的一部分,IEM赛场周边会有大量的赞助商/合作伙伴商业展台,不仅是赛事商务权益的体现,展台丰富的游乐内容也是比赛观众和电竞粉丝的好去处。但现在随着空场比赛决策的遗憾,商业活动展示区域被封闭,部分游离在外部道路上的展台也已经货去台空,只有驻守的安保人员…

  商业萧条的背后,是赛事对于生命健康的高度重视——疫情危机之中,赛事方和当地政府协作,大大增强了「飞碟场馆」的医疗保障力度。

  从入场通道进场时,所有人员都会接受专业医疗队的体温检测,通过后才能场,通道旁也摆放了免洗消毒液供入场人员使用;第一场100T和Fnatic的比赛开始前,医疗队还会专门走上舞台,给舞台和其他选手会接触使用的界面进行消毒。

  相比去年,今年媒体采访从1对1单独采访全部改成了群访,场内的媒体区旁专门增设了一个医疗救护站,并在所有的路标指示牌上标注出了救护站的位置,场外还有多辆救护车停靠,随时待命以备应急。

  或许是国内对疫情处理更决绝、也或许是这届比赛已经箭在弦上,我在卡托维兹见证了一场可能是世界电竞史上最特殊的IEM——从一如既往顶尖的赛事内容筹备、到响应疫情的危机应急处理和医疗保障、再到保障精彩的内容输出,赛事方团队出众的专业能力确实值得称道。

  随着NaVi以3:0的比分碾压G2强势夺冠,乌克兰天才选手s1mple荣获生涯第10次MVP,我的卡托维兹IEM之行也落下了帷幕。面对疫情带来的「一夜空城」,注定会成为这座城市在发展中的一道关卡,而他们应对考验,也交出了一份较为满意的答卷。

  古谓之愈挫愈励,卡托维兹还在成为「欧洲电竞中心」的艰苦道路上不断努力前行。